《百年孤独》读后感5000字

专题:作文题目 | 时间:2019-09-11 | 来源:作文大全 | 人气:0

二十多年前,第一次捧读《百年孤独》时,被书中的魔幻世界所吸引,一气呵成,读罢,又欲罢不能地反复翻看了几回,感慨颇多,终于理解了此书刚刚问世时,疯狂的读者用抄写此书的方式来验证究竟是自己疯了还是作者疯了的行为。我自认为是理智的读者,但由于阅历、积淀和思维的狭窄,当时仅仅关注书中的魔幻色彩,忽略了这个魔幻世界里蕴含的深刻的真实性与现实性。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再次捧读《百年孤独》,再一次被这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神奇力量所征服,同时也被它的现实性所感动。一百年,弹指一挥间,一代又一代人来了又去了,最后他们都成为魔幻世界里的鬼魂,他们中的每一个人,活着的时候,都有着令人瞠目结舌的经历,那么骇世惊俗,那么不同凡响,他们都携带着先祖原始的野性和强健的基因来到现世,恣意宣泄自己独特的个性,活得忘乎所以,活得令文明世界里的人大跌眼镜。作者马尔克斯曾说: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最后书中这些主人公们都用各自的“孤独”惩戒自己,平息自己生命中的放荡不羁,在“孤独”中寻求内心的安宁和恬静,“孤独”让他们坦然接受自己的宿命,让他们活在自己最绚烂的一刻,永远耀眼夺目,他们的灵魂在死亡中得到永久的安宁。在这一切文字的背后,我看到了深沉的“爱”,看到了马尔克斯戏谑笔触中的“痛惜”,那是“爱”“恨”交织的“痛惜”。

马尔克斯说这本书是写给女人的。细细回忆一下,发现留在脑海里的印象深刻的主人公,都是那些个性分明,美如天仙,骨子里散发着母性光辉的女性形象,而那些叱咤风云的男性主人公,在小说里就如过眼云烟。作者在痛惜中为这些美丽的芳魂树碑。

第一代,令人敬重、爱戴的老祖母乌尔苏拉。

马孔多的创始人老祖母乌尔苏拉,她是家族中领袖级的人物,俨然母系氏族社会中的女酋长,掌管着家族中的生计大权,她的一生勤勉、务实、自律、充满活力,像一部开足马力的马达,无休止的、日复一日的、重复的劳作着。丈夫在不着边际的幻想中忘记了自己作为家长的责任,她就独自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任,每天带领孩子们在地里忙活着。她对丈夫所追求的事物,并不认同,但也不抵制,她可以拿出自己珍藏的金币让丈夫去实践炼金术。她并不愚昧,看到姨母与叔父近亲结婚生出长尾巴孩子的后果,就努力避免和表兄的丈夫同房。她也会因不满闹情绪,曾跟着吉普赛人失踪了一段时间,但在责任的驱使下,又主动回归马孔多。她靠做小饼干生意敛取财产,扩张基业,终于让家族走向辉煌。她有自己的操守,别人寄存在家里的巨额财富,绝不让自己的子孙挥霍。直到失明后,她还依靠“诡异的直觉”继续料理家务。她头脑清醒、是非分明,不断纠正家族后代的劣行。她是布恩迪亚家族中存活时间最长的一个人,她因长寿也见证了家族六代的兴衰、存亡。临死前,她躺在床上,身上布满水蛭,百岁高龄的她萎缩成像胎儿一样小,即便如此,她倾尽一生对这个家族无穷无尽的奉献,足以让她赢得所有人的敬畏,她是母爱坚毅的代表。

第二代,野性、恣意、固执的养女丽贝卡。

丽贝卡,据说是养母乌尔苏拉的表侄女。被收养之初,她胆小、自闭,有吃泥土的癖好,是一位病态、倔强的孤女,幼年时她只对印第安语有反应,种种迹象表明,她有印第安人的血统。长大后出落成一个绝代美人,吸引了意大利琴师皮埃特罗的目光。文静、优雅的琴师展开了追求她的攻势,因此,她也引来了好姐妹阿玛兰妲的记恨。当她的大哥何塞·阿尔卡蒂奥返乡后,大哥身上与生俱来的野性、阳刚、粗鲁唤醒了丽贝卡骨子里埋藏了多年的野蛮热情,她那被压抑的病态嗜好也释放了出来,促使她果断抛弃意大利人的追求而选择和自己的大哥结婚。抛弃意大利琴师意味着她将放弃的是欧洲文明世界里贵族一样的优雅生活母亲乌尔苏拉一气之下把这兄妹俩赶出了家门。丽贝卡的丈夫离奇死亡之后,她在欢愉和喧闹中重归寂静,开始与世隔绝,独居在自己的小屋里,直到死去。晚年的丽贝卡曾收到奥雷里亚诺第二让她回归家族的邀请,却被她断然拒绝了,理由是:辛苦多年,忍受折磨,好不容易赢得的孤独特权,绝不肯用来换取一个被虚假迷人的怜悯所打扰的晚年。她的一生极具反抗意识,拥有不甘寂寞的热情,要么极度抑郁、要么爆发得不可收拾。

第二代,温婉、善良、博爱的童妻蕾梅黛丝

蕾梅黛丝是奥雷里亚诺上校的妻子,也是马孔多镇长最小的女儿。她美如天使,皮肤细嫩,眼睛如绿宝石,但在小说中出现的篇幅却非常少,当她还是幼女玩布娃娃的时候,就被成年的奥雷里亚诺一眼相中,惊为天人,一直耐心等待她有了第一次生理期后,就把她娶进了家门。当她嫁给奥雷里亚诺后,虽然还是个孩子,却以异乎寻常的成熟、温婉、善良赢得了全家人的喜爱。她主动照顾因发疯被绑在栗树上的公公布恩迪亚,给他婚礼蛋糕吃,开始用简短的拉丁语与他交谈;她接受并抚养丈夫和占卜女生的私生子;直到她意外的被一心想杀死丽贝卡的阿玛兰妲用鸦片酊害死,同时一对双胞胎横死在她腹中。她身上拥有的这些美好的特质,注定了她在这个家族里的地位,虽然夭折,可她的娃娃照却一直供奉在家族的祠堂里,被后人祭奠。她与生俱来的母性使她成为“爱”的化身,因过于美好,而被毁灭。

第二代,狂妒、报复、自悔、自戕的女儿阿玛兰妲

阿玛兰妲是布恩迪亚的女儿,她是一位温柔的女子,和丽贝卡一起长大,都出落成当地的美人,但是却由于意大利琴师皮埃特罗·克列斯皮的出现,使之从前的好姐妹变成了情敌。阿玛兰妲自此妒恨中烧,多次设法阻止意大利琴师和丽贝卡的婚姻,她甚至在咖啡里放鸦片酊,要毒死丽贝卡,却意外地杀死了小嫂子蕾梅黛丝,她后因受到了良心的谴责,开始接替蕾梅黛丝抚养二哥的私生子。在丽贝卡放弃意大利琴师与大哥结婚后,她开始与意大利琴师交往,当意大利琴师爱上她时,她却又拒绝了意大利琴师的求婚,意大利琴师为此自杀,她又因此悔恨不已,故意烧伤自己的一只手,落得终生残疾,她以自残的方式惩罚自己,并发誓永不嫁人。即便如此,她还是获得了二哥奥雷里亚诺上校的下属赫里索多·马尔克斯的青睐,战争的间隙就来陪伴她,并向她求婚,但同样遭到她的拒绝。不得不承认马尔克斯的温情陪伴,对她来说是一剂渴望已久的良药,于是当马尔克斯身陷囹圄时,她为他亲手做蛋糕、陪他聊天,幻想着等他恢复自由就嫁给他。她抚养的二哥和占卜女的私生子,刚刚成年就不顾一切地追求她,她和亲侄儿的厮混、逃避,是想以此作为“治疗孤独病的临时药剂”。她的内心异常苦闷,终日将自己关在房中为自己缝制殓衣,并缝了拆,拆了缝,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缝制殓衣,是面对死亡的一种选择,拆掉殓衣是发泄内心的强烈不甘,她在暴风般及其矛盾的内心世界里折磨自己,外表上看却温柔可人,庭院中、海棠花下、美丽沉静的女孩子在编制衣物。乌尔苏拉妈妈后来评价女儿阿玛兰妲时说,她是对待爱情最温柔的一个人,这种“温柔”源自于她对爱情的强烈渴望,并勇于追求的执着。

阿玛兰妲和丽贝卡对待爱情的选择截然相反,丽贝卡是她的闺蜜,一个大胆遵循自己的内心要求,爱我所爱;一个爱而不得,拼死报复。对待意大利琴师皮埃特罗·克列斯皮的态度,可能是闺蜜要我也要,闺蜜不要我也不要吧,是嫉妒,很微妙,是报复,很自责。她是为爱而生的人,在选择与放弃的殊死较量中,煎熬一生,心灵饱受折磨,她没办法跨越自己背负的种种伤痕和愧疚,只能用自戕来自惩,最后将一切感情禁锢在心中,独自承受。她的行为,让我想起《荷马史诗》中希腊神话中推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他在命运的悲剧中,周而复始、无穷无尽、无法摆脱巨石的沉重压力,挣扎在命运的桎梏中无法脱身,阿玛兰妲何尝不是如此哪?!

第二代,先知、见证、启蒙、占卜女庇拉尔·特尔内拉

妓女庇拉尔·特尔内拉是第二代老大和老二的性启蒙者,她懂得占卜术,了解这个家族过去和未来的命运,俨然处于一个先知的角色。她和两个亲兄弟都发生过性关系,并且延续了这个家族的第三代血脉。她亲生的大儿子和小儿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都企图和她发生性关系,她于是拿出自己的血汗钱给儿子们买来了妻子。她的存在对于布恩迪亚家族的意义非同一般,她从侧面见证了布恩迪亚家族的兴衰,她渴望和这个家族发生联系。她是一个长寿的女人,当所有的人都淡忘布恩迪亚家族的历史时,在她那里得以求证。她一百多岁后最终死在妓院的藤摇椅上,死后没有墓志铭,仿佛没有存在过。她作为一个妓女,为布恩迪亚家族延续了血脉;作为一个占卜者,又时时矫正着布恩迪亚家族的航向;作为一个母亲,暗中安慰着,指引着自己的孩子,她是不求回报,奉献型母爱的代表

第四代,矫情、刻板、无能的正妻费尔南达。德尔。卡皮

费尔南达。德尔。卡皮是奥雷里亚诺第二的正牌、漂亮、女王范儿的老婆。这是一个异常悲催的角色,她出生在一个没落贵族的家庭,贵族身上所有的毛病,怀旧、讲究、刻板、愚昧、无能等她都具备。她是在封建枷锁里长大的畸形儿,她恪守着父辈的生活方式,疏远朋友,脱节社会,毫无生存能力。她习惯于贵族拐弯抹角的表达方式,有病不敢直说;她把女儿送去学习一无所用的古钢琴、反对女儿和爱人的交往;到哪里都要带着那个象征身份的泌金盆,她的种种滑稽行为遭到丈夫及其家人的反感,甚至她的隐身医生最终也厌弃了她。她默许丈夫情人的存在,只求丈夫不要死在情人的床上。丈夫死后她被丈夫的情人匿名养活着,这是对她的无能绝妙的讽刺。作者对费尔南达。德尔。卡皮的态度无疑是鄙视的,通过这个人物作者想表达出自己对没落贵族的否定和批判。

第四代,仗义、笃定、精力旺盛的情人佩特拉·科特斯

佩特拉·科特斯是奥雷里亚诺第二的情人,在某种意义上更像是这个家族里的一份子,应该更适合做奥雷里亚诺第二的妻子,她用自己的身体和青春疯狂的回应着奥雷里亚诺第二,每当他们亲热时,家畜就会疯狂的繁殖,来满足他们的物质生活。佩特拉·斯科特的独特之处,还在于她对于情人的笃定,以及对情敌的态度。她就像是大洪水过后,以不可思议的东西进食而活下来的那匹老骡马,在她的身上依稀可以看见乌尔苏拉式的坚定和执着。大洪水淹死所有牲畜的灾难没有击倒她,她决意要恢复财富,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以更加旺盛的斗志开始贩卖彩票;奥雷里亚诺第二死后,她卑微的请求让他穿上自己带来的鞋子下葬;她甚至把养活费尔南达(死去情人的正妻)当成自己的一种责任,她始终没有把自己排除在这个家族之外,虽然没有子嗣,但她的身上具有母性的执着。

第四代,美飞了的人儿蕾梅黛丝

蕾梅黛丝是小说中最楚楚动人的美人。尼采说:孤独者大抵有三种状态:神灵、野兽、哲学家。神灵孤独,因为它充实自立;野兽孤独,因为它桀骜不驯;而哲学家既充实自立又桀骜不驯。那么美人儿蕾梅黛丝属于纯粹神性的孤独者,她和之前童稚的蕾梅黛丝不同,在她身上闪现着人性美的光辉,她从灵魂到肉体都一尘不染,既不墨守成规又洞明人世,超然于世俗之外,她的美在她的周围形成天然的屏障,对有所企图的人具有杀伤力。她就像是骑士送给她的那朵黄玫瑰,带着朝露永远停留在自己的青春岁月中。然而这个浑浊不堪的现世,如何能理解和接纳如此美丽而真诚的灵魂,于是她最后一搏,神奇地抓住雪白的床单乘风而去,永远消失在空中。她是女性美的化身,作者对这个女孩子如此怜爱,不忍心她在俗世被玷污,更不忍心让她死去,于是倾尽所能、想尽办法,终于给她安排了一个理想、浪漫的归宿。

第五代,反抗、挣扎、沉寂的女儿梅梅

梅梅是小说里最后一个叫蕾梅黛丝的女孩,她演绎了一段无比凄美的、飞满黄蝴蝶的爱情故事。黄色在南美印第安文化中是不祥的预兆,梅梅与情人马乌里肖·巴比伦之间的爱情在黄色蝴蝶的簇拥下,显得那么纯美而又不安,他们为追求自由的爱情,而采取的反抗行为如此的脆弱,当情人死在费尔南达保镖的枪下后,梅梅万念俱灰,如果不是因为身体里已经怀有情人的骨肉,很可能会殉情。保守的母亲把她送进修道院,多年后,她给家族送回第六代唯一的男丁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从此就销声匿迹了,也许她去往了那个蝴蝶翩然飞舞的国度,生死未卜。

第五代,魅力四射、活力四射的女儿阿玛兰妲·乌尔苏拉

阿玛兰妲·乌尔苏拉,拥有和曾曾祖母乌尔苏拉一样的名字,注定了她也和曾曾祖母一样的朝气蓬勃,充满活力。她早年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上学,在那里与飞行员加斯通结婚,婚后二人回到马孔多。见到一片凋敝的家园后,她决心重整旗鼓,仅用三个月的时间就使家园焕然一新。她的回归,使马孔多多了一个另类的人,她的情商和智商都极高,一心想改变陈规陋习,但是在她的名字里,同样也有阿玛兰妲的成分,于是注定了她将抛弃自己唯命是从的丈夫,和自己的亲侄子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演出乱伦这一幕。即便去欧洲留学,受过良好的教育;即便嫁给富有并听命于她的丈夫,她的人生轨迹却永远也走不出那个可怕的循环魔咒。尽管她对侄子的情欲出于真爱,尽管她用付出生命的代价为家族生出第七代后人,无论她如何努力,也拯救不了这个濒临灭绝的家族。

阿卡迪奥家族中的女人们和与这个家族曾有过各种牵连的女人们,她们都曾经用自己鲜活的生命演绎过“孤独”的不同版本,在憧憬、期待、追求、反抗、破碎、绝望、毁灭中走完自己或长或短的一生,她们坚毅、仁厚、疯狂、迷茫、美丽的芳魂,仍执意孤行在《百年孤独》的书页中。

作文题目:为执意孤行的美丽芳魂树碑——《百年孤独》中女性形象赏析

作者:勾阿莹